最新消息:

《种田文中的野猪》完结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 小说推荐 7浏览 0评论

《种田文中的野猪》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口玉不成书,主角性格讨喜。精彩节选:…

《种田文中的野猪》小说作者是口玉不成书。书中精彩片段:

收拾完厨房的活计,青芽擦干手走进卧房里,看着乱七八糟的屋子长叹口气,本来想睡个午觉的心思也没了,将用不上的都扔出去,被单和脏衣服放进盆里,端着木盆轻手轻脚出门,她来时记得不远处就有个小溪。

木门被关上没多久又被打开,一黑影走出来悄悄跟在女人身后。

村里人应该是常来小溪边洗衣服,有许多平整的石头铺在溪边泛着光,此时正是午间,溪边不仅无人,溪水也被太阳晒得温凉。

青芽拿出草木灰,将衣服和床单打湿就着草木灰搓洗起来,趁着这会儿阳光好,青芽赶紧洗了床单打算晾干晚上用,暖风吹过撩起她腮边一缕发丝,青芽打个哈欠,心想那男人真会过,吃饱喝足睡大觉,剥削自己这个小白菜。

“小白菜啊,被发卖啊,卖给头熊啊,怕挨打啊……”青芽这具身体病还没好,免得自己发困索性唱起歌来。

揉揉因为弯得太久而有些酸困的腰,青芽抱着装满干净衣物的木盆回了家,男人早已不知去向,青芽也懒得去想,将衣服用竹竿晾晒起来,又把屋里屋外洒扫一遍,看着亮堂干净起来的房子,青芽满心都是成就感。

瞅着自己灰头土脸的,青芽洁癖作祟,觉得自己身上奇痒无比,找了整个院子也没找见浴桶,青芽索性用稍大的木盆兑好热水去屋里洗,家里连最普通的皂荚都没有,摸着自己及腰的长发,青芽只好取了万能的草木灰来搓洗。

不算完美但却很舒服地洗了澡,青芽将水倒掉洗干净木盆这才有了休息的时间。

靠着院子的竹椅,青芽就这样将就着睡了过去,半梦半醒间看见院里有个巨大的黑影,鼻间盈满了浓重的血腥味,吓得青芽睁开眼立时清醒过来。

“咯咯咯……”青芽嘴里发出一阵拐了调的笑声,搓着手不知所措道,“回来了,我帮你收拾。”

男人将手里的猎物随意扔在地上,叉开腿坐在石凳上,身上沾染了动物的血迹但他并不在意。

青芽心中不免窃喜,这样她就可以义正辞严地要求他洗澡了。

赶忙将猎物拿进灶房免得弄脏自己刚打扫过的院子,看来今天男人的收获还可以,一只四五十斤的傻狍子还有几只野鸡野兔。

青芽手脚利索地将血放干净,用热水烫去鸡毛,将野鸡炖了起来,傻狍子皮和兔皮留着制皮子将来过冬,连青芽自己都没发现她的潜意识已经认为自己要在这里过下去。

“你把衣服脱下来我给你洗了,锅里还有热水顺便洗个澡吧。”将猎物收拾差不多的青芽走出厨房语气尽量平静,免得让男人察觉她话语里的激动。

擎苍看了她一眼,随后径直在院子里脱起衣服。

青芽一见他这架势赶忙回屋里拿干净衣服,避免这令人尴尬的一幕。

男人舀起一盆凉水便往身上浇,青芽见了也顾不得害羞赶忙阻止:“凉水洗会着凉的。”

擎苍不耐烦地瞥了她一眼,吼道:“大老爷们用什么热水!”

青芽咬咬嘴唇,终是不甘开口:“凉水洗不干净。”

擎苍动作停下来,所以眼前这婆娘不让他用凉水的真正目的是这个吧。

见擎苍虽然用凉水洗但好歹搓起身子来,青芽赶忙去厨房舀了盆热水,殷勤道:“我给你洗头吧,很舒服的。”其实是她怕他头发里有虱子洗不干净。

青芽算盘打得很响,今天能让你用热水洗头,明天就能让你用热水搓澡,后天让你用皂荚……这样渐渐就能养成天天洗澡的习惯了。

穹苍三两下用布巾擦干身上的水,穿上她递来的衣服,随后躺在竹椅上任由女人动作。

青芽将他的一头乱发打散浸湿,也不知多久没洗,湿了的头发通过热气散发出一股古怪的味道,青芽忍着呕吐的欲望撇过头,抓起一大把草木灰揉头发,柔若无骨的手指在男人头顶打转按摩,谄媚道:“舒不舒服?要不要力气再大点?”

听着男人难以控制发出的舒服声,青芽心下得意,你这么拽又如何,脑袋还不是在我手里。

可惜她也只能这样自己骗自己。

学着记忆里洗头小哥的样子,青芽问他:“大哥叫什么啊?”

擎苍言简意赅:“擎苍。”

青芽睁大琉璃般的眼珠惊讶道:“这个姓可不多见,大哥多大了?”

擎苍显然不欲与她多言,睁开眸子:“二十三。”

才二十三!看着真不像,青芽又是一阵呵呵干笑:“您可真会长。”

见男人眉头紧皱,生怕惹得不满的青芽立刻闭上嘴巴,专心给他按摩洗头。

从未被人伺候着洗头的擎苍感受着头皮传来的阵阵酥麻还颇有些不适应,看着近在咫尺的芙蓉面,第一次认真打量自己这个新得的媳妇,因是洗漱过的原因,脸上因为涂了姜汁的黄气消散,大病未愈的脸色还有些苍白更添楚楚可怜,发丝还沾着些许水汽,两汪含情的水眸里满是认真,连粉粉的嘴唇也紧抿着,仿佛她面前做的不是给人洗头而是在精心雕琢艺术品,却不知她此时的样子本身就像极了艺术品。

见她一缕青丝在洁白如玉的耳垂旁扫来扫去,擎苍心中一动,伸手将发丝挽与脑后,想着这古灵精怪的女人是自己的媳妇,以后是在一个被窝里睡的,此刻坚硬的外壳微微裂开,一向冷漠的眸子奇迹般涌出点点柔和。

拿干净的布巾抱住男人一头湿发,青芽擦去脑门的汗长舒口气,这可是个体力活,眼里闪着光看着眼前的男人卖乖讨巧:“我是不是很厉害很棒?”

不料男人一把将她扛到肩上,拍拍她的屁股示意她别乱动,随口道:“你马上就会知道我也很厉害。”

不久房内传来女人杀猪般的叫声又很快安静下来,然后接着便是低不可闻的呻吟呢喃。

“锅里还炖着鸡呢!”

第二天一大早,青芽凭着自己一腔意志起了床,因为她还要去镇上买东西,从某种程度上说青芽是个很固执的人。

简单热了热昨晚一点儿没动的鸡汤,往锅里贴了几张大饼子就凑合凑合当早饭。

鸡汤用的野鸡熬煮,本就比寻常家养的少了些腥气多了份鲜味,更何况昨晚在灶上煨了一夜,暖暖的鸡汤顺着喉管滑下,满口浓浓的鸡肉香。

天还没亮两人便出发去镇上,听自家男人说清河镇是附近几百里最大的镇子,离他们这个围山村足有十几里的脚程,这还算近的,离得远的村子要走一两天才能到镇上,他们走几个时辰还算是幸运。

山路崎岖不平,青芽走得很是小心,再加上她脚上穿的还是被发卖前大户人家丫鬟穿的绣花鞋,好看是好看可功能性就不强了,是以走得很是痛苦。

擎苍虽是一声不吭地走着,却是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旁边人,见她走不动也心知昨晚是累着她了,所以难得温柔一回停下来走到她前面蹲下来。

青芽可不客气,直接跳到男人宽厚的背上,一颠一颠地倒也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的青芽被晃醒,青芽揉揉惺忪的睡眼,抬眼看着不远处的城门心知这是到了,抿了抿睡得有些乱的头发,青芽安安分分地跟着擎苍进了镇门。

擎苍今日到镇上也是有事,跟青芽约定好在镇门口的老槐树底下便提着猎物走了,青芽猜他应该是送去酒楼里,毕竟以他那张凶神恶煞的面孔哪儿做得成生意,没看见周围的路人都纷纷避开硬是让出条道儿来吗?

不得不说跟在这男人身边还是很有安全感的。

因为是附近几百里唯一的镇子,即便今日不是赶集日,镇上人依旧很多,看着道路两旁形形色色的摆摊,青芽挺起腰板,以上上辈子逛商场的气势走进一家布庄。

她现在可不虚,出门时男人已经给了她一串钱,明明买她的时候还说没钱,青芽暗自翻白眼,默默在心里记了一笔。

布庄里面挂着几件成衣,但以青芽上上辈子的眼光来看却是看不上的,别说是青芽了,就是原身看这里的衣服也是会嫌弃的,所以青芽转而将视线转移到布匹上。

店里的伙计见青芽年纪不大穿着却很是干净整洁,长得更是难得一见的艳色,遂拿出一匹布热情介绍道:“夫人好运气,今日店里新到了一批货,是我们家掌柜从京城运来的,听说今年京城的达官贵人都是穿这种布的。”

任他吹得昏天黑地,青芽就是不回应,视线扫了扫柜上摆放的布,指了指白色最普通的棉布问道:“这布多少文?”

伙计闻言笑容淡了淡,还是尽责回道:“二十文一尺。”

青芽“嗯”了一声,又指着几匹藏青黑色的布问道:“这两种多少钱?”

“藏青色二十五文一尺,黑色二十二文一尺。”

“水蓝色和藕粉色的呢?”

伙计见她光买不问,也不愿浪费时间态度便冷下来:“水蓝色三十五文,藕粉色四十文。”

青芽想着被子床单衣服鞋袜都要重做新的,白棉布用的尤其多,心里比较一番开口道:“白色藏青色棉布都来两匹,黑色一匹,水蓝色和藕粉色来半匹……”视线瞄到最打眼的红色,不知出于什么心理,青芽也要了一匹。

伙计本以为这女人不要,一听要这么多不由愣了愣,随即立刻拿起布动作麻利地裁起来,因为要的东西多,伙计还特地加了几块没用的布头做添头。

青芽看了看那几块布头,虽然不大,但胜在布料好,可以绣几个荷包,加着去蚊虫的药材在里面,男人上山也不会被蛇虫叮咬……

青芽面色疏地一僵,她管他作甚?

将东西先暂放在布庄,青芽走出来,摸l摸自己的荷包,暗叹这古代东西就是便宜,于是女人天生购物的热情被激发出来,棉花针线皂荚油盐酱醋通通买,粮食也是买的精米白面居多,将所有东西都暂放在粮店里,青芽一头扎进了药房里,这年头桂皮香叶白蔻等香料只有药房才能买到,而且价格贼贵,不到一斤的东西价格都快赶上之前买的总和了。

数数荷包里仅剩的几个大子,青芽这才后怕起来,她一下子花了这么多钱,都够三口人几个月的口粮了,他不会觉得她败家吧?虽然他老说自己是败家娘们儿。

路过一家肉铺,看着大骨头被随意扔在筐子里,青芽转转眼珠,当人媳妇的那股劲儿便上来了,想着不要白不要,反正也不值钱拿回去熬汤滋味儿可香了。

问了老板价格,那么多大骨头才两文,喜得青芽差点要跳起来,四舍五入等于不要钱呀!

高高兴兴付了钱领了骨头,青芽美滋滋地打算去老槐树那儿跟擎苍汇合,买了那么多东西她一个人可拎不动。

走到半路上,青芽脚步停下来眸色暗沉,她现在手里有钱,粮食布料也有,她为什么不趁机逃跑?去山上把自己藏的东西拿出来卖掉发家致富,就算是卖身契不在自己身上,可这年代黑户还少吗?

说来还是前世身份证给她的影响太大,使得她觉得卖身契就等同于身份证的存在,可实际上只要她不出远门不招惹官府,卖身契对她来说影响并不大。

青芽抿紧唇,心里已经开始动摇,正想着逃跑后该去哪儿生活,身后就传来几个男人不怀好意的笑声:“这小娘儿们还挺有钱,买了那么多东西,这下可便宜咱们兄弟几个钱色兼得,嘿嘿嘿!”

这个地方刚好是个死角,几个男人摩拳擦掌将青芽围起来,不给她逃跑的半分机会,看他们几个熟练的默契度想来也没少干这种事儿。

青芽脑子突然灵光一闪,自己是刚被换回来的媳妇,那男人怎么就那么放心自己?想起男人冷峭的眉眼,青芽突然像是被打通任督二脉般清醒过来,闭上眼大喊一声:“夫君救我!”

几个男人笑得东倒西歪:“小娘子别害怕,咱们几个今天就是你的夫君。”说着便要上来拉扯。

青芽惊恐地睁大眼,却是看着对面几个猥琐男人身后的黑脸大汉出现,三两下便解决了这几个混混。

擎苍怎么会第一时间出现在这里!她想得果然没错,这男人在试探她,说什么有事要办,其实今天一直跟在她身后,恐怕连她买得什么都一清二楚。

好一个阴险狡诈的牲口!青芽无话可说只敢在心里偷偷感叹。

转载请注明:荟萃网 » 《种田文中的野猪》完结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