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片 > 社会万象 > 正文

6岁双胞胎姐姐捐髓救妹妹的最新消息 差十万元缺口

2015-07-29 18:02:40

来源:社会万像

点击数:

分享到:

 

6岁双胞胎姐姐捐髓救妹妹:只想妹妹好起来

 

■姐妹俩在一岁时外表有了差异,姐姐高挑白皙,妹妹(右)因输血排铁脸色一直苍白。

双胞胎姐妹花的诞生并没给家里带来长久的欢愉,虽然同胞所生,但命运一天一地——姐姐楚婷是个健康的孩子,而妹妹钰怡则不幸遗传了重型地中海贫血。想让两个孩子都健康成长,成了这个家庭最大且极难实现的愿望。熬了多年,钰怡终于等来了机会,6岁的双胞胎姐姐为了救妹,献出造血干细胞配型,获得高度匹配的结果,目前只缺十万元手术费,钰怡就能获得重生。

姐妹俩同胞不同命

渴望一圆父母梦的曹世洪和马雪妹夫妇,得到上天的眷顾,妻子在2009年8月生下一对双胞胎女儿。但一个噩耗打断了一家四口的甜蜜生活,双胞胎姐妹花长到一岁,便渐渐地出现了差异:姐姐健康,但妹妹体质虚弱,一岁多开始就会时而出现高烧不退,状态不佳。直到两岁,钰怡在医院被确诊患有重型地中海贫血。医生告诉曹世洪:若此病不治,小钰怡活不过五岁。

从此,钰怡走上了每个月输血、排铁的道路。不仅如此,疾病让她身心逐渐受创。看着姐姐出落地高挑白皙,聪明漂亮,妹妹陷入了自卑之中,爸爸妈妈也承受着沉重的经济负担和心理压力。整整五年,曹家都陷于煎熬之中,如今钰怡到每20天就要输血一次,且每个星期更是要打五天的排铁针……钰怡经常问:“为什么我总是要输液打针,姐姐却不用呢?”她幼小的心灵里,十分渴望和姐姐一样,不用奔走医院,还可以开开心心上幼儿园,然而每次“对照”的差异,都让她的心暗淡无光。

“我不怕痛,我只想妹妹好起来”

姐姐楚婷一直希望和妹妹分享童年的阳光快乐,当医生告诉他们一家,钰怡的病可以通过移植造血干细胞彻底根治,而双胞胎姐妹之间的高分辨配型完全相合时,姐姐楚婷兴奋地大叫,“我要救妹妹,等妹妹好起来了,我们一起玩耍”!据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的医生介绍,钰怡目前6岁,正是做移植的最佳年龄,一切准备就绪。

日前新快报记者在医院病房里见到楚婷,原来本月20日,妹妹已经进入了移植仓,等待做手术。楚婷很有姐姐“范儿”,年仅六岁的她已经懂得照顾和陪伴妹妹,晚上会帮妹妹盖被子。妈妈马雪妹告诉记者,因为身体问题,妹妹只上过不到两年的幼儿园,但楚婷总是会把她在幼儿园学到的有趣的知识带回来和钰怡分享,妹妹会画画写字,都是姐姐教的。

“你愿意为妹妹做些什么?”记者问楚婷。“我知道!我要把我的细胞送给妹妹。”“你怕痛吗?”“我不怕,只要妹妹好起来,我不怕。”

救命款还差10万元

重生在即,但治疗费缺口成了拦路虎。目前,钰怡尚缺10万元才够维持移植仓的治疗费用,父母正四处借钱。自从小钰怡两岁检测出病情,马雪妹便一直在家或医院里照看小女儿。而曹世洪为了小女儿维持治疗而拼命工作,但靠打工为生的他,每个月赚取3000元左右的工资只能勉强够女儿每月输血排铁的费用。

尽管手术费用需要接近30万元,但曹世洪咬咬牙不愿放弃这次机会。目前,夫妇俩东拼西凑,把能借的钱都借了,手术费还是有10万元的缺口,他们希望向社会爱心人士求助,救救这个从没放弃的家庭,给孩子一次重生的机会。

7岁双胞胎妹妹捐髓救姐 形影不离相约重读一年级

姐妹俩不会晤总牵挂,见了面又常拌嘴。 刘睿彻

刚满7岁的双胞胎妹妹玉洁,为救身患重型再障的姐姐冰清,成为华中地域双胞胎间捐髓的最小供者。昨日,她允许失课的姐姐,“我等你,一路重上一年级。”

双胞胎间捐髓 犹如输本身的血

2005年9月13日,孝感孝昌县须眉李峰喜得一对双胞胎女儿,取名“冰清”、“玉洁”。本年5月19日,冰清忽然流鼻血不止,在本地医治不见成效,到武汉被诊断为重型再生停滞性血虚。

6月23日,冰清转进同济病院血液内科,险些用绝海内治疗再障的药物,依然高烧不退。专家会诊后说,造血干细胞移植(俗称捐骨髓)是最好的治疗措施。但冰清发热一直难以把持,移植风险年夜。大夫表现,移植有10%-20%的但愿,不移植则但愿为零。

相识到冰清有个同卵双生的双胞胎妹妹,血液内科副主任医师肖毅说,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双胞胎属同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是最佳配型,犹如将本身的造血干细胞注进体内,胜利但愿年夜。再障能获得同基因骨髓移植,概率为亿分之三,天下不外数十例。

8月7日,玉洁为姐姐捐了60毫升造血干细胞。因年幼,她的血管细,整个进程花了6小时。10天后,冰清从无菌仓转进平凡病房。大夫说,移植胜利,后果凌驾预期。

形影相随 相约重读一年级

昨日在血液内科病房,记者问玉洁:捐骨髓时怕不怕?她正迟疑,姐姐冰清抢着说:“怕,年夜人都怕,她吓得乱鸣。”玉洁很不满,“你闻声了吗?”冰清“检举”:“你喊了6个小时的妈妈。”病房内的病友全笑了。

母亲郑红艳说,姐妹俩假如没望到对方,会互相找,从小就形影相随;聚到一路,又会吵得不成开交。

昨日,曾经就读的幼儿园园长吴小霞来望姐妹俩。直到结业,她也没分清谁是姐姐谁是妹妹。“俩孩子分不开,舞蹈都要排在一路。”

昨日,冰清递了一杯水给玉洁,“这是你还我的红细胞吧。”玉洁问。冰清笑着颔首。

冰清还对玉洁提了一个要求:“一年级没读完,就生病了,要等着我。”玉洁允许了,9月开学,她重上一年级。

后续治疗至少还需六七万元

据悉,郑红艳患美尼尔综合征,环境嘈杂就会眩晕。在女儿生病前两月,已没有上班。李峰开车打工餬口。

今朝,这家报酬治病已借遍亲朋,花往30多万元。据大夫先容,冰清闯过移植关,病情正朝好的标的目的成长,但还面对肝、脾真菌沾染把持等。后续治疗至少还需六七万元。

 

精彩推荐

更多

免责声明:本网站的内容,均转载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联系QQ:97004388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C) 2012-2014 折纸居网 版权所有
鄂ICP备09028831号-1